明星动态

笑侃江湖之高俅的荣幸人生

2019-11-09 12:59:2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这一节,专写高俅。我们先来看一下施大爷给高俅开出的人生履历:

高俅,男,东京人氏。特长爱好:吹弹歌舞、诗书词赋、刺枪使棒、相扑杂耍。

工作经历:

1,东京王员外家帮闲,主要陪王少爷风花雪月,因费用超支被王员外开除,并被开封府以影响民风为由驱逐出京;

2,淮西柳大郎赌坊里工作,颇受老板亲昵;

3,东京董将士药铺,药铺站堂,后被董将士劝离,理由里害怕带坏少东家;

4,小苏学士府,即苏轼处;

5,小王都太尉府,职务亲随;

6,端王府,职务亲随,端王即后来的宋徽宗;

7,殿帅府,职务殿帅,荣誉职称太尉。

施大爷对高俅的评价:这人是浮浪子弟,不遵照公序良俗,仁义礼智、信行忠良与他无关。

看了施大爷对高俅的履历简介,一个坏蛋高俅站在我们眼前,高俅真实的形象是这样的吗?我认为不全是,由于一个人不管有多坏,多少都需要假装一下,不然,是没办法立足于世的。因此,我要对他进行公道的分析,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高俅。我的分析是:

第一,高俅虽然是东京城里的破落子弟,但他不是街边的小混混,他是个文艺青年。琴棋书画、吹拉弹唱、相扑杂耍,高俅都会一些,如果拿他和燕青相比,他还多了一样——踢毬。他们两人分属不同阵营,不能以立场不同而来辨别好坏,燕青是好汉,高俅非孬种。

第二,生存是人的第一要义,高俅也需要吃饭,他必须出去工作,社会能提供什么样的工作,他就干什么样的工作,工作性质是他没法改变的,挣钱养家无可厚诽,如果不坑不蒙不拐不骗,那就很了不起。

第三,施大爷带着偏见,所以笔下的苏轼也带着偏见,苏轼认为高俅是个浮浪的人,身旁安不得他。苏轼是继欧阳修以后的又一文坛领袖,不客气的说,你是文坛领袖就了不起吗?身旁就安不得高俅这样的文艺青年吗?逻辑上说不通,由于你是文坛领袖,所以你更要引导文艺青年走正道。这样一看,施大爷把苏轼描述成了一个文坛官僚的形象,实际上苏轼不是这样的人,苏轼是一个非常有亲和力的人,时隔千年,我们依然能感到。

第四,宋徽宗赏识高俅,难道仅仅是因为高俅会踢毬吗?不是的,宋徽宗本人就是一个文艺范儿十足的人,他的瘦金体书法独步天下,可以说是北宋书坛的小清新呀,这么高艺术修养的人,怎样可能对一个只会踢毬的人青眼相加呢?说明高俅也是一个文艺范儿十足的人,身上有很多闪光点,不然,时间1长,就会混不下去了。

第五,殿帅这个职务在北宋王朝是不存在的,属于艺术虚构的,高俅这个人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,在这里就不做过量的纠结。按施大爷笔下的描写,殿帅权利很大,可以调动节度使,那么这个职务应当相当于军部部长,一个部长级的人物,如果人品太坏,那是没办法遮盖老百姓眼目的。话又说回来,人品这东西,看不见摸不着,只能靠感觉,每个人的立场不同,所以感觉也就不不同。

通过这样一分析,施大爷的评价就不太靠谱,人性是复杂的,我们不能按小学生的看法来区分好坏,因此,我的笔下,高俅就有所不同。

不少研究者认为宋代是我国历史上最富有的朝代,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就是一个例证,它真实的再现了北宋末年东京汴梁的繁华景象。张择端是公元1085年生人,比宋徽宗赵佶小三岁,他们两个都是字画达人,“清明上河图”五字系赵佶所题,字和画都是经典中的经典。伟大的艺术作品,除带给我们伟大的震动外,还有伟大的写实意义,《清明上河图》就是具有伟大写实意义的作品。九百年后的我们,如果只能看到震动,那说明我们根本没有看懂这幅作品,我们更应当看到作品后面的东西——那就是繁荣背后的真像。

不幸的是,九百年后的今天,我们根本不需要像张择端那样,花10来年的时间去绘制一副市井图,因为我们有相机,乃至手机都可以拍下这样的画面。科技让我们享受便利,但不会让我们变得深刻。当我试图学着深刻,又一次盯着那幅画面时,一个市井人物向我走来,这个人就是高俅。

论相貌高俅长得并不丑,但他不属于高富帅的行列,他只是东京城里的一个小户人家的孩子,排行第二,人称高2,又因踢得一脚好毬,常在俱乐部里赢得许多利物,因此又被人叫做高毬,他也不恼,只把毬的毛旁去掉,加以人旁,自此以高俅为名。高俅是一个屌丝,大家别以为屌丝就一无是处,站起来撸或舔显示器只是个别现象,大部分屌丝还是不甘于沉溺的,就当高富帅和黑木耳啪啪的时候,屌丝们正在埋头苦学。屌丝高俅不撸不舔,他努力的往文艺青年靠拢,诗词字画也是他的必修课。

读历史不难发现,当一个朝代处于斗志昂扬、蓬勃发展的时期,处处都是机遇,每一个人都能找到属于他的那条上升通道,实现他的梦想。而在一个固化的时代,社会各阶层都很压抑,人们似乎生活在一个巨大漩涡当中,身不由己的转着不想转的圈子,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,根本没法置身事外,终究让旋涡吞噬,堕入黑暗当中,所有的理想都将化为乌有。

青年高俅就处在一个固化的时期,压抑,莫名的压抑,压抑让他抓狂,他的那些爱好,他的那些兴趣,都不能使他安静,他想表达,但是没有表达的平台。压抑而躁动的内心,促使高俅喜欢上了凑热闹、喜欢上了吹牛皮。在热烈中,他忘记了内心的压抑,在吹牛中皮,他驱散了心中的失意。

自从高俅发现吹牛可以治疗他的压抑失意症后,吹牛便成了他的一个保留节目,他希望这支精神鸦片能带给他更持久的良好感觉。吹牛也容易招来他人的嘲笑、谩骂,乃至是暴打。这天,高俅在人群中吹嘘他的拳脚工夫,被都军教头王进打了。好为人师是王进的职业习惯,他与高俅交手仅仅出于切磋的目的,只是高俅太菜,所以才被他打得满地找牙。

王进的一阵暴打,让高俅明白了一个道理,弱小就要挨打,屌丝要想强大只有学习,他深信知识改变命运,权利改变现实。各位看官,也算机缘巧合,活该高俅发迹。1092年秋天,苏轼调回东京任职,次年即1093年秋,苏轼又次被贬,这次贬往广东,从此再未到过东京,最后死在回京路上。高俅当是在1092年至1093年间认识苏轼的。

高俅努力成为文艺青年后,书法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他去造访文坛领袖苏轼的见面礼,就是他的一副书法作品。有人会说笔者在瞎说了,实则不然,宋代不光诗词成就高,书法成绩也很高,我们今天常见的宋体字就是那时形成的,宋时,但凡读书人第一要务就是先把字写好。高俅是会写楷书的,他的蝇头小楷颇能入得苏轼法眼。苏轼是“苏黄米蔡”里的第一家,做为书法界的泰斗,他还是挺喜欢年轻人向他请教书法的。高俅为人乖巧,又善奉迎,甚得苏轼欢心,因此,乘机提出谋职一事。苏轼刚回京城,身边恰缺帮手,因而便答应了高俅,留在身旁做了个抄书的工作。

苏轼一生仕途不顺,屡次被贬,他似乎不适合当官,做为政冶的苏轼是不合格的,但做为文艺的苏轼则是成绩至伟的。1093年10月苏轼被贬往广东,高俅面临着失业,苏轼在临走之前把他推荐给了小王都太尉。小王都太尉是当时皇帝宋哲宗的妹夫,继任皇帝宋徽宗的姐夫,哲宗和徽宗是哥俩儿。高俅在小王都太尉府上结识了当时的端王,后来的宋徽宗。

有看官朋友会不高兴了,说作者你还有节操不?这是赤祼祼的为高俅洗地。我还真没为他洗地,由于我是从人性的角度动身的,如果轻易的剥夺了他的人性,那就太不公平了。人性是什么?人性就是向善之心和自私之念,但凡一个人,都有向善之心和自私之念,根本找不到纯善或纯恶之人。要想了解真实的高俅,也只有从人性的角度去解读他才最真实。生活在固化社会的高俅,虽然他的上升属于机缘巧合,但不可否认他自身有许多优点,始终以积极的心态面对世事。做为一个平民子弟,能够挤入被贵族阶层垄断的主流社会,一定付出了许多人没有付出的努力,这一些是常人所不知道的。许多人只看到了他的成功,却没看到他的付出。当他成功后,有些人甚至愤愤不平,质疑他为什么成功,在这些人固化的思维里,成功只是贵族们的事,根本与平民无关。因此,简单的给高俅贴上了一个“奸臣”的标签,高俅难道只是一个简单的奸臣吗?无官不奸正如无商不贪一样,官场生态如此,混迹其中的高俅能例外吗?他只是比那些小奸更出色而已!总之,高俅的成功是典型的“屌丝逆袭”,屌旁之丝们,难道这还不够励志么?

笑侃江湖之高俅的荣幸人生

希爱力效果怎么样万艾可的效果又怎么样

伟哥也疯狂

西地那非片用什么处方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