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韩明星

野生调查上海地铁走看族的诞生

2019-11-09 05:56:5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- 启示 | 人物 | 文化 |亲子|调查| 电台 | VLOG -

上海地铁内,每天有巨大的人流来往于各站,但凡在上海工作的人,都能够理解早高峰拥堵的痛苦。但就在这拥挤的人流中,还有许多人习惯边走边看手机,而这种现象愈演愈烈。

有一段时间,因工作关系我常搭乘2号线在淞虹路站下车,从闸机口离开后会经过一条狭窄的通道,通道中不少人边走边看手机,而我又急于赶路,经常无奈的要么硬挤过去,要么急到吐血一般的跟着走。

我就很好奇,大家都在边走边拿手机干嘛?

01

“走看族”到底看什么?

根据我的亲身“跟踪”观察,男性大部分是在刷新闻或者打手游,例如:今日头条、王者荣耀,女性大部分是在看网购、韩剧(喜欢看日剧的,不太会走看,涉及文化认同)。

图片来源:中关村在线

比较有趣的是,在地铁走看族中,观看直播的人群倒不多,推测主要是直播内容比较个人化、私密化,倘若一个男人招摇的看着性感女主播,恐怕也会不太好意思。不过,女性看直播购物倒是不在少数。

02

“走看族”是如何练成的?

上海地铁早期有免费的时代报发放,那时候一份“时代报”还需要靠抢才能获得,当时非常受欢迎。

《时代报》是由上海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出版的定位为“上班族通勤路上获得资讯的报纸”,作为上海地铁运营公司特许授权的免费媒体。

时代报的好处一方面它是纸质媒体,可以是大众摆脱手机的绑架,另一方面它同样也是免费提供给大众。

在上海地铁没有全面开启免费WIFI时代,我还没有见到太多的走看族。

上海地铁媒体《时代报》图片来源:网络

然而,一家深圳的企业,以免费WIFI的服务进入到上海地铁系统中之后,可以说彻底改变了地铁乘客的行为习惯。

这就是大家熟悉的“花生WIFI”。虽然大家对花生WIFI很熟悉但相信很少有人去思考一下背后企业的目的,以及企业业务对当地长远的影响。

最初,免费WIFI只要一连即可,但随着用户数的增加,WIFI提供商业开始推出自己品牌的App,用户需要连接WIFI必须要注册通过后使用App连接才能使用。

身为一个普通八卦上海市民,其实我从最初就有点反感过于开放的WIFI环境,虽然WIFI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便利,但副作用某些方面要更大,何况提供WIFI的服务商“南方谷银”的目的是庞大的地铁人群用户,其根本目标是广告收益。

野生调查上海地铁走看族的诞生

南方谷银官网上一组很“骄傲”的数字。

当然,在这里我并不是要去指责免费WIFI的不是,毕竟善用的话还是很便利的。

我相信许多人会有一个观点就是:做好你自己就好了,每个人自己应该有控制力,又不是小孩子,怪WIFI干嘛。

但放眼看看地铁中,有多少人真的能够有自制力?你觉得他们都是小孩子么?所以,并不是单靠一个人的自制力就可以解决走看族的存在,而需要ZF一定程度上的把关、调控和判断。

03

走看成习惯,多看成祸害

我觉得一点也不值得骄傲。虽然现在相信不少人已经因为连接免费WIFI过于复杂而使用流量,另外地铁免费WIFI无异于将自己的各种隐私泄露出去,但其实个人行为习惯已经渐渐养成了。

我们习惯于在地铁中处理各种事情,发邮件、看电子小说、玩游戏等等,也就是说即便不在上网,我们也在地铁中形成了“使用手机”的习惯。

不过,这不是上海一座城市的问题,而是一个全球化的通病,只不过我们更多的问题在于“边走边使用手机”这一恶劣问题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有些人开始反思,为何国外地铁里大家都在看书,而中国人习惯性看手机?但后来大家都知道,原来是国外地铁里信号不好,于是国人就沸腾了。

野生调查上海地铁走看族的诞生

野生调查上海地铁走看族的诞生

没错,确实如今在上海的地铁里,你稍加观察就会发现,很多外籍人士也在低头刷手机。但这不正是大环境下的习惯改变么?

不少营销号将中国华为基站多么厉害帮上爱国情绪,尤其是华为5G进入德国的新闻沸沸扬扬。我却觉得,许多时候人们就在无意识中被渐渐洗脑了。

就像我们值得骄傲的共享单车,在上海迅速发展后造成了怎样的副作用,我去台湾看到摩拜根本不受待见,人家的“捷运卡”早就在十几年前打通了自行车租赁、公交、地铁、火车、出租的全交通覆盖。

而最初号称进军日本、法国的摩拜,现在还有动静么?

台湾捷运中的WIFI热点 图源:爷叔

台北的捷运地铁中,WIFI热点是有固定区域的。这样的设置我就觉得很值得借鉴。

泰国曼谷地铁中的提示 图源:爷叔

虽然“低头族”是全球的通病,但“走看族”还是我国威武。

泰国曼谷地铁中的安检方式 图源:爷叔

顺便插一句,曼谷的地铁安检也比较合理,而在欧洲许多地铁根本连门禁都没有。不像上海这座东方巴黎,安检那么酷炫。每天都要“Give me five”。

03

“走看族”,皆祸害

对于我个人而言,之所以要花那么多口舌去指责“走看族”,因为我实在是很痛恨这群人。

早高峰就像丧尸一般,迈着缓慢的步子,阻挡在人群中。有时候我一度把他们当做游戏中需要超过的障碍车辆。

我也真好奇,许多人在快要9点的上班高峰,依旧可以悠哉的“走看”,难道这群人就不用打卡上班么?

我对走看族做过一个实验。

以过道长度100米计算,边看手机边走需要1分30秒,不看手机需要55秒。

期间相差:40秒。

早高峰中,100米通道粗略测算,780人/分钟。

如果有10个走看族挡住通道,

那么基本上一个人的通行时间会受到5分钟的阻碍。

虽然听起来好像耽误40秒没多少时间,但如果“走看族”多的话,那么总量而言还是很讨厌的。

5分钟可以是你早上多睡一会儿。

5分钟可以吃个简餐。

5分钟可以影响部分人打卡时间。

5分钟有更多可能性......

04

拒绝“走看族”,实用指北

说到最后,希望大家都不要做一个走看族。那么在上海地铁里如何避免成为走看族呢?

1.假如你有非常重要的事,需要看手机那么请站到不妨碍他人的地方,待处理完事情之后再走路。

2.有些“走看族”在不妨碍他人的前提下,在道路一侧也是可以理解。

3.遇到走看族挡路,在他背后猛咳提示,对方也会有所反应。

4.脱离走看族,加入耳机党,在行走中不妨听听音乐,听听播客节目。

最后,希望大家都能够在上海地铁中多关注他人,不要成为妨碍他人的文明上海人。

印度神 油

购买枸橼酸西地那非

西地那非是伟哥吗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