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剧

是非比雅俗更重要

2019-11-08 22:54:4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是非比雅俗更重要

这几天油腻腻文章刷屏了,昨天我也跟着蹭了一个。要混浏览量啊,要涨粉啊,对写公号的人来说,有时候真不能太挑食了,大部分热门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没有插嘴的权利,要是这类能插嘴的都不写,那还怎么混。常常有朋友表扬我文章写得不媚俗,其实不是的,我倒是想写爆文混点钱花花,我倒是想媚俗,奈何俗不理睬我啊。我怎么媚它都不搭理,说来也是一把辛酸泪。

王小波说人有媚雅与媚俗,媚俗固然不好,但媚雅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努力想摆脱一种被人鄙视的庸俗的生活套路,结果却掉入了另一种套路。媚俗是跟从大多数,媚雅是跟从少数——但是权威。之所以两个都不好是因为没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在里面。如果有,俗就俗了,雅就雅了,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。

俗语说,万般皆可医,唯俗不可医。这话说来也是一副自鸣得意小家子气的样子,相信这个的就会逼着自己“媚雅”,才出狼穴又入虎口,做人真艰难。我觉得咱们都不要太把雅俗当回事,是真名士自风流,唯大英雄能本质,世界上本来没有明确的分水岭说什么是俗什么是雅,好多时候就是时期风气。小仲马写茶花女那个时候,茶花雅得不得了,贵得不得了,出门找贵妇谈人生都必须带上茶花。现在你再送茶花试试,多少有点傻。宋代士大夫雅集流行斗茶,年龄王公贵族流行斗鸡,我小时候老式上海人喜欢斗蟋蟀,经常到我们这类乡下地方翻石头找蟋蟀。你说斗茶、斗鸡、斗蟋蟀哪个是俗,哪个是雅?都是一路货色罢了。万一碰上奇葩的时期,比如魏晋,流行嗑什么五石散,水银、硫磺、石英都拿来磕,那真是拿命去装十三,伤不起。

在红楼梦里,好多人都喜欢湘云,不喜欢妙玉。妙玉比湘云讲求多了。喝个茶用个杯子都是文物古董,刘姥姥一喝索性连杯子都不要了。这一种器物品味之高洁黛玉都是望尘莫及的。湘云饮酒吃肉猜拳,像个小子的模样,被宝钗黛玉笑话了,她说你们这些人最会假清高,我这是真名士自风流,这会儿大块吃肉,回来就是锦心绣口。这多让人喜欢!

所以雅俗之分是一件很吊诡的事情,当你小心翼翼去辨别雅俗,小心翼翼去俗存雅的时候,其实已经开始掉进了他人的套路。只有不把雅俗当个事情,该吃肉吃肉,该饮酒饮酒,不以别人的雅为雅,也不以别人的俗为俗,尽可能按自己喜欢的模样努力生活,那么自然就比刻意区分高了一个档次。湘云的格调就是比妙玉高一个档次。顺便说一下,好多人讨厌妙玉,我觉得倒也大可不必,小姑娘除有点瞎讲求,也没干什么坏事情,为何要讨厌她呢?这世上坏人坏事那么多,简直讨厌不过来,妙玉小姑娘排不上号的。

苏东坡讲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对我来说不吃肉怎样行呢?那不是做梦都要流口水吗?而竹子是个甚么鬼,我养它干吗?再说又住不起别墅,往哪里养竹子啊。如果刻意效仿他那我反倒是俗了。喜欢竹子的放心养竹子,喜欢吃肉的放心吃肉,说来说去这多大点事情嘛!别的也一样,喜欢交响乐的好好去听交响乐,喜欢摇滚乐的在人潮中嗨起来。像我这种完全没品位的听听流行音乐也没啥丢人的。我高中时候好不容易喜欢一个非主流的女歌手叫王菲,觉得自己好新潮啊,竟然非主流了。回头一看,原来全球都非主流了,心塞。最近由于一个朋友的推荐,我在听古典音乐,虽然常常听睡着了,但觉得还是有点进步的。

雅俗之类或者油腻之类的事情实在没什么要紧,再雅也要peepeepoopoo,人的一生,大部分时间精力要用来伺候这一副皮囊,努力在柴米油盐鸡毛蒜皮中打滚,无非有的人打滚的姿势好看些,有的人打滚起来难看些,说来说去都是打滚,都是对付。打滚得好看固然值得艳羡,难看也不应该嘲弄,倒是让人心生悲凉与同情。

雅俗可以不计较,但有些事情是一定要计较,一定有分界的,比如善恶是非。这是没办法和稀泥,没办法辩证法,也没办法因人而异的。我一个老师说得好,原来只知道大丈夫与小丈夫,现在居然弄出甚么油腻不油腻来,可见大丈夫都没了,只能在小男人里分个五十步与一百步。油不油腻是小男人的话题,大丈夫难道不应当关心善恶是非吗?不应当关心公平公正吗?成天对着镜子看自己是不是胖了,是不是腻了,那我们这些女人孩子怎么办?老弱病残怎么办?中国男人真是一个好低劣的群体,对现代物质文明基本没什么贡献,对精神文明也没贡献,还成天顾影自怜舞文弄墨花样泡妞,真让人受不了。当然了,女人也没好到哪里去。只是可怜了我们的孩子。

好吧,我这样一个女人成天挂一副苦大仇深的嘴脸实在够让人讨厌的。我真应该去去腻然后再想办法让灵魂时不时地冒点香气。作为一个善良的女人,不应当在中年男人卖弄风情的时候翻白眼,但我啊我啊!我特么就是管不住死劲翻飞的眼皮。如图:

是非比雅俗更重要

苹果码,谢谢!

西地那非片医院有没有

印度果油

西地那非达拉非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